国产另类精品
国产免费

你的位置:国产另类精品 > 国产免费 > IP博弈战:当传统影视遇上视频平台

IP博弈战:当传统影视遇上视频平台

发布日期:2021-10-25 18:22    点击次数:223

正文/DoNews长风编辑/杨伯成。

互联网视频平台兴起以来,传统影视公司的发行渠道不再单纯聚焦于电视台。视频平台为了获得影视剧播放权,获得用户流量,打了一场“版权战”,各家影视公司收获颇丰。2006年之前,热播口碑剧《武林外传》80集的网络版权只有10万元,单集只有1250元。十年后,《米月传奇》单集版权费高达1000万元,增长了8000倍。

然而,这个红利期即将结束。高成本但长期盈利,视频平台开始转变运营模式,开始降低采购成本,打造差异化竞争力。为此,国内视频平台开始减少对版权剧的购买,转而继续投入资金购买IP,发展自己的超网剧。

此后,《盗墓笔记》《生活的乐趣》《隐秘的角落》等大量自制内容占据了互联网视频平台,而版权剧的占比却在不断下降。2018年,爱奇艺、腾讯、优酷上自制剧占比首次超过版权剧。2019年,三大平台的自制剧总占比达到65%,当年仅爱奇艺的自制剧数量就超过了100部。

在这种背景下,传统影视公司不得不转型,寻找与视频网站合作的机会,从老板转变为工人,为平台创作内容。收入来源从过去销售版权剧转变为向视频平台收取制作费,而那些未能与影视公司达成合作的中小型影视公司,在版权剧预冷的情况下,面临着更大的发展压力。

当版权剧遇上自制剧。

国内视频平台的发展是从囤积版权开始的。以艾有腾为代表的视频平台为了吸引用户,购买了大量热门版权,甚至挥霍金钱抢夺大型制作的独家转播权。随后有消息称,腾讯共斥资13亿元拿下如意《皇宫御爱》的独播权。

这改变了影视公司的发展路线,开始大规模布局网剧赛道。这不仅是因为更容易买到符合视频平台的剧集,也是因为移动互联网对视频平台的普及成为了重要的宣传渠道。另一方面,电视台也是影视公司转型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它们的档期有限,受到“古限”等政策的制约。

2017年底,华谊兄弟推出“我计划”,上映的30部剧目中,70%以上集中在网络直播平台。华策影视布局较早,2014年开始制作网剧,发行重心逐渐从电视台转向视频平台。

然而,随着亏损规模的扩大,视频网站显然不想继续打版权战。

近年来,爱奇艺多次表示平台内容成本得到控制,这是由于政策限薪以及平台减少购买内容、增加自制内容的措施。爱奇艺CEO龚宇表示,这些对于降低平台成本非常有帮助,爱奇艺相应的数据指标已经连续几个季度下降,也证明了这一点。

虽然这对平台的好处很大,但对于很多传统影视公司来说,视频平台深入产业链上游自制内容,影响了版权剧空的市场,对影视公司造成了负面影响。

近年来,视频平台的版权剧市场越来越小空。数据显示,2018年,爱奇艺、腾讯、优酷上自制剧占比首次超过版权剧。2019年,三大平台自制剧总占比达到65%。在自制剧的情况下,版权剧的价格开始下降。

龚宇曾在2018年第四季度财务报告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采购的版权成本已经从最高的1500多万部电视剧下降到800万部以下。”

此前,《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制片人杨立发文炒他鱿鱼,原因是视频平台价格太低,难以覆盖每集20万的成本,称视频平台在行业内被垄断,因为自制剧充足,播出渠道被控制,版权剧价格被压低,很多电影人因为实力悬殊,只能低价出售。

不过,杨莉的爆料不会改变视频网站的玩法。

随着《军师联盟》《河神》《白夜追凶》《无证犯罪》等自制剧的爆红,视频网站开始加大对自制剧的投入,也有了更多的期待。原因是这些自制的独角戏不仅给视频网站带来了新的创意,还通过在电视台和海外的二次发行赚取了更多的版权收入。爱奇艺表示,《隐秘的角落》为用户的增长做出了一定的贡献,这部剧还被卖到网飞网站。

另一方面,自制剧的成本因为“演员限薪令”而得到控制。龚宇曾对外界说过,目前顶级演员最高的一部戏的价格上限是5000万元,但以前是超过1.5亿元的。

这些好处和回报意味着视频网站会在自制剧上投入更多。

目前上线和后台都很普遍,一些热门的网剧如《刘力》、《生活的乐趣》等都被电视台引进,增加了影视公司的生存压力,进一步影响了版权剧的销售。很多公司只能开始寻求与视频网站合作,为他们制作自制和定制的剧集。

视频平台虽然成立了自己的制作公司,但内容制作能力还是不如影视公司。无论是《长安街最长的一天》、《生活的乐趣》还是《隐秘的角落》,都不是自己的制作公司单独制作的。这背后是光刻机时代、新力、万年影业等众多传统影视公司。

至此,合作共赢成为当下的主旋律。

要想把IP发展好,不能少。

爱奇艺在2014年想做自己的内容时与华策影视成立了合资公司,其他视频平台也在与传统影视公司建立合作。

优衣堂的网剧项目中,很多重量级的剧都是由传统的电视剧公司制作,比如慈文传媒的《沙海》《老九门2》,华策影视的《齐我》。...

对于这一现象,工作多年的制作人蒋林希表示,视频平台在内容制作上与以内容起家的影视公司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所以你可以看到,很少有所谓的自制剧是完全自己做的。”

从传统影视公司的角度来看,在如今的环境下,制作版权剧的风险太大,无论是分发给电视台还是视频网站,都有“翻车”的可能。“大部分公司都不敢卖有版权的剧,因为拍出来很有可能卖不出去。如果小到几千万、几亿,就会被抓在手里,所以都在想办法自制剧。”蒋林希告诉《DoNews》。

华策、慈文、欢瑞等传统影视公司转型为新的影视公司,进军网剧市场,与以内容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深度合作。除了视频平台指定一家头部影视公司制作给定的项目外,其他影视公司也依靠自身的IP资源吸引视频平台合作。

爱奇艺以2.88亿元的价格为IP巨头欢瑞世纪独家定制了《古墓丽影3》,每集2400多万元的价格一度引起业内热议。此外,由《白蛇传》改编的《天降白蛇传说》系列,也以3.3亿元的价格卖给了爱奇艺,相当于500多万元的一集。

此前,欢瑞传媒还与腾讯签订了《封神启示录》《青云志3》《盗墓笔记2》的销售合同,约定腾讯视频独家享有授权内容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许可费为含税8.4亿元。

可见,IP资源对版权剧的销售以及与平台合作的定制剧的获奖起到了非常强的作用,这与IP剧走红的概率较高有关。

无论是正版剧《如意的皇宫御爱》《来自星星的你》,还是平台自制的《隐秘的角落》《生活的乐趣》等。,这些带来大量用户甚至推动“超前点播”等新支付形式的剧集,都是从IP改编而来,视频平台自然更注重IP改编。

为了获得版权,制作自制剧,不缺钱的视频平台花高价争夺IP资源,而影视公司为了高价出售版权剧,或者为了与平台合作,被迫参与这场战争。压力可想而知。

IP版权价格上涨,影视公司压力巨大。

在平台兴起之前,影视公司就已经开始关注IP了。

大型IP公司慈文传媒因改编金庸、梁羽生的古装武侠剧而在业内闻名。曾出品《射雕英雄传》《射雕英雄传》《小鱼儿与华武雀》《半生缘》《雪山飞狐》等数十部电视剧。“华”的火爆一度让股票在10天内有9个涨停;《大圣归来》的高票房带动鲁钢科技股价在9个交易日内上涨超过80%;大火中的涅槃让天晋娱乐的股价在一个月内上涨了近30%。

但就购买成本而言,过去IP的价格远低于现在,对影视公司的压力相对较小。

蒋林希说:“最早,我们需要20万元和30万元购买影视版权。但平台介入后,我们开始拿重金购买一些人气与价格不匹配的IP,从而逐渐炒作整个IP市场。现在版权价格从7、8位数起步,甚至中国很多IP价格已经超过了美国Right Tour的价格。”

这种变化也可以从数字上看出来。近年来,知识产权价格突飞猛进。2008年《鬼吹灯》系列影视剧版权仅100万元,2014年斗罗大陆网络游戏版权达到500万元。到2018年,天神保佑人民已经卖出了4000万版权费,5年内增长了8倍。这给传统影视公司带来了一些压力。

“很多影视公司为了与视频平台合作,或者干脆以更高的价格出售版权剧,前期需要花费大量资金购买IP。大型影视公司曲目多,也需要各种类型的IP。”蒋林西说。

欢瑞世纪近年来积累了丰富的IP资源,如夏衔、昆仑、渤海的先锋小说《竹仙》等。2020年,华策公司在网剧备案中也有不少古装IP,如田霞,《两个疑惑》《爱情两个疑惑》《于颖纪》等,分为两部分,我和相识,就像故人归来。为确保公司对上游顶级IP资源的强势控制,华策还与中国在线达成战略合作协议。

头部影视公司的现金流也可以支撑他们在这方面的投资,而腰部和尾部影视公司的参与能力有限。

蒋林希直言,“所以小的影视公司不能直接玩,如果手里存一两个IPs,甚至可能出现流动性问题。此外,购买这些知识产权并不意味着他们能够做得很好。像《顶流》这样的S级剧,一开始就投入了这么多资金,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对行业本身也不好。”

除了财力有限,整个市场的资源也在萎缩。腾讯收购盛大文学并成立阅文集团后,以唐家三少等优秀作家的作品夺走了25%的网络文学市场,而阅文却不愿意出售这些IP。正如蒋林希所说,只有把这些版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实现价值最大化。这也意味着影视公司只能在剩下的市场中挖掘优秀的IP资源。

过去,影视公司在内容制作上占据着绝对的主导力量,但现在,为了让内容安全上线,更多的影视公司选择与视频网站合作,这意味着内容制作团队需要“去中心化”。

蒋林希不能理解这一点。“从道具、用人,包括音乐等。,每一个可以控制的细节都不容错过。我们还应该做什么?”只能说时代变了,影视公司的经营模式也变了,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